添加收藏 设为首页

 

襄阳:执行担保问题的探讨

作者:襄阳高新区法院 刘战  发布时间:2014-07-08 15:56:37


执行担保是人民法院在执行过程中,被执行人确实有困难,缺乏偿付能力时,向人民法院提供担保并经申请执行人同意,从而暂缓执行的一种制度。《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一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二百七十条虽然确定可以对担保人的担保财产予以执行,但是在执行过程中是否需要对担保人提起诉讼以取得对其的执行依据存在不同的观点。本文以襄阳高新区法院执行局近日执行的王某与余某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为例,对此问题进行分析,希望能够对以后的执行工作有所帮助,进一步规范执行担保行为。

一、基本案情

2012年8月至11月,余某向王某共借款1275000元,借款到期后,余某拒绝还款,2013年3月12日,王某向法院提起诉讼;同年6月17日,法院判令余某向王某偿还借款及利息和因此带来的诉讼费。判决生效后,因余某未履行判决义务,王某遂向法院申请执行。执行过程中,申请人、被申请人和第三人A公司(法定代表人余某)经协商同意达成以下协议:申请人王某同意第三人A公司自愿履行生效裁判确定的义务,第三人承诺若不履行该生效裁判确定的义务,人民法院可强制执行第三人的财产;被申请人余某应积极履行生效裁判确定的义务,若第三人不履行或不完全履行生效裁判确定的义务,生效裁判恢复执行。由于余某迟迟不履行义务,王某要求A公司履行担保责任,对其担保财产予以执行。

二、两种处理意见

该案在执行过程中,是否需要通过诉讼以求得对担保人的执行依据有两种不同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申请人应当向法院提起诉讼取得对第三人A公司的执行依据后,才能对A公司采取强制措施。理由如下:

1.执行和解协议中的担保是被执行人或者担保人向申请人提供的,法院并不参与其中,因此执行和解协议不具有法律上的强制力,申请人为维护自己的权益,需依和解协议以变更后的义务主体为被告向法院提起诉讼,在取得新的执行依据后,向法院申请执行。

2.只有通过诉讼取得执行依据才可以采取相应的强制执行措施,如果有异议也可以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的规定提出书面异议或者申请复议来进行救济,这样有利于申请人债权的实现。如果执行和解协议不被履行担保人却不承担责任,显然与担保的本质相违背。因此应当对第三人A公司提起诉讼,人民法院依法裁决担保人承担责任后方可对其财产采取强制执行。

3.申请人对担保人提起诉讼是审执分离的具体体现。对于能否追加担保人为被执行人应当由人民法院依法判决,从而保证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符合司法公正的原则。

第二种意见认为,法院可直接裁定执行A公司担保财产,不需要再对担保人提起诉讼程序。

三、解析

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理由如下:

1.《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一条规定:“在执行中,被执行人向人民法院提供担保,并经申请执行人同意的,人民法院可以决定暂缓执行及暂缓执行的期限。被执行人逾期不履行的,人民法院有权执行被执行人的担保财产或者担保人的财产。”本案中,第三人A公司提供担保,并书面承诺如被执行人不履行和解协议,则以其提供的担保财产自愿接受法院的强制执行,对此种担保,当被执行人不履行和解协议,法院可以直接执行该担保财产。其法理依据是,第三人在向法院提供担保的书面材料中,明确表示愿用其财产接受法院的强制执行,这是其依法行使对其财产的处分权,与权利人自愿放弃其权利一样,只要不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不损害国家、集体或第三人的利益,即应属合法、合理,法院可以对其财产予以执行。

2.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二百六十六条规定:“一方当事人不履行或者不完全履行在执行中双方自愿达成的和解协议,对方当事人申请执行原生效法律文书的,人民法院应当恢复执行,但和解协议已履行的部分应当扣除。和解协议已经履行完毕的,人民法院不予恢复执行。”执行的依据是生效的法律文书而不是执行和解协议,本案中,被申请人余某不履行和解协议规定的义务,申请人王某可以恢复对原生效裁判的执行,A公司在和解协议中以自己的财产承担有限责任而不应该成为本案的被执行人。在司法实践中,不再对担保人提起诉讼有利于节约司法资源,简化程序,有利于把握执行时机,提高执行效率,更有效的维护申请人的合法权益。

3.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二百七十条规定:“被执行人在人民法院决定暂缓执行的期限届满后仍不履行义务的,人民法院可以直接执行担保财产,或者裁定执行担保人的财产,但执行担保人的财产以担保人应当履行义务部分的财产为限。”从法律规定的精神来看,担保的本质及其追求的价值在于为债权提供保障,在被执行人无财产可供执行或者不履行义务时,担保人应当承担其担保责任。本案担保人A公司承诺若不履行该生效裁判确定的义务,人民法院可强制执行第三人的财产,因此法院直接执行担保人应当履行的部分合情、合理,这样既有利于实现债权人的合法利益也有利于规范担保行为、维护社会和谐稳定。

4.如果通过对第三人提起诉讼将担保人追加为被执行人侵犯了担保人的合法利益。在执行担保中,担保人以自己的财产作为担保,那么其仅以自己的担保财产为限承担有限责任;本案若将A公司追加为被执行人,则法院可依职权进行搜查、查封、拘留等措施,甚至可以追究其刑事责任(拒执罪),这显然超过了担保人应当承担的义务,超越了法律赋予的权力,对担保人的合法权益造成了侵犯,违背了公平、公正的原则。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本案法院可直接裁定执行A公司的担保财产,无需通过诉讼程序。另本案中,王某、余某和第三人A公司三方签订的执行和解协议未明确规定履行期限,笔者认为申请人可向人民法院申请要求被执行人、担保人履行执行和解协议,人民法院收到申请后可向被执行人和第三人发出责令限期履行通知书,要求其限期履行;逾期未履行,人民法院可依法采取强制执行措施。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